886

【马五】无期(一发完)

无期

 

CP:SMLZ/FIVE 韩金/刘时雨

RATE:PG13

WARNING:AI!设定。灵感来源微博@余家俊又软又白太太的马五MV。已授权。

OOC算我的,他们很好。

 

不要转出LOFTER,不要上升真人,不要截图外放。

 

 

 

 

1.

 

“你的编号是多少?”

 

韩金初睁眼时便看到这个站在他床边靠着墙闭眼休眠的“人”。略高,但也胖。头发顺着额头剪了平整一圈,染色。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只能说有点偏棕。眼睛细长,脸上还算白净。

 

“我叫刘时雨,是你的…”那人缓缓睁开眼,眼睛果然不大。他并无被逼问的窘迫,自然地靠近,背部离开墙体,视线在他身上聚焦。

 

韩金没在意。他还没完全睡醒,有些困顿,抖着外套的袖子自顾自地把优衣库上乐高小人的笑脸捋平整。转眼便变得神态自然,仿若理所应当地打断他的话。

 

“我问你编号。”

 

“五。”那个人低声说了一句,顺着他向前的脚步跟着他走了两步。

 

他略一思忖。

 

“好,小五。”

 

 

2.

 

想起前两天陈裕添说的话并不难。工程师运用了大篇幅的废话向他叙述公司最新开发的机器人产品,有求于他,希望这位最刻薄的实验者能试试。假若他都能满意,那这作品没有不受欢迎的理由。

 

无可厚非,AI和智能机器人多年前就算不得稀奇。时至今日,机器人已经这次陈浴添的公司似乎准备主打一款服务型的机器人,原型机应该就是眼前这个低眉顺眼挽着袖子洗盘子的人。

 

韩金站在厨房里,自动烹饪机正在迅速处理冰箱里冻了半个月的猪腿肉。这效率明显比模仿人类手工动作的五号快很多。

 

韩金其实不是个好的实验者。他并不觉得社交是什么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科技本身带来效率,却也减损人性与感情。

 

五号这种机器人,已经放弃科技所带来的高效,反其道而行之。他被创造出来是为了完全模仿人类,成为社交缺乏者的情感支柱。这么仿真的机器人,造价成本已经比人类日常使用的机器昂贵不少。

 

他抬眼看向小五,这个机器人话和他差不多,只是默默做事,房间里似乎只多了一只无言的幽灵。

 

韩金抿了一口茶。他已经和陈裕添说过,如果机器人在任何一方面达不到他要求,五号就会被退回。

 

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他不在意。

 

 

3.


韩金对于五号的考核从未有一个开始,但是也未结束过。但他也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小五很乖。

 

除了乖字,挑剔如韩金也很难再选出一个词汇形容他。前面几任机器人管家不是太跳脱导致他厌倦烦躁,就是太沉默,根本起不到社交的作用。刘时雨连话都把握得恰到好处,在他面前总是几个短句结束交流。但韩金也曾从别墅二楼的窗帘后向下看,看到五号与住在对面的一对同性伴侣微笑交流。

 

进退有度,宛如真实人类。

 

除此之外,刘时雨——他在某日查询资料时终于牢记这位管家的姓名——似乎得到了什么新的分析能力,一个不经意的对视便通晓他的心意。气温,亮度,自刘时雨踏入这间房子开始便达成了完美的循环。那些不为人知的偏好被迅速掌握,细节到每个百分点,却又保持着机器人的精准无误。

 

不过这也最多只算得上堪堪达到韩金心里的那根及格线。他很容易为贴心找到一个正确的理由,五号只是将陈裕添给予的有关于自己的数据彻底消化再进行使用。芯片里多余的几组运算数据,便成为刘时雨不断收集习惯,继续提供充足服务的方法。

 

 

4.


这种理性的考虑直到韩金使用的那台全自动料理机损坏为止。

 

它的的使用年限其实不过两年,只不过它的主人的每一餐饭都过于依赖这台本来只是给懒人提供便利与快捷的机器而已。

 

韩金面对他坏掉的料理机面无表情。

 

外面在下雨,即使他有一万种不被雨水打湿的方法,他依旧不想踏出屋子一步。但医生的诊疗单也告诉他,以他的肠胃炎,任何一餐饭的缺失都是在恶化现有的情况。

 

但是厨房里依旧有饭菜的香味。他的目光转移,注意到角落的刘时雨。锅铲碰撞锅底的声音在这里实在是太响亮了,无法不引起注意。

 

韩金微微侧了身体,去看五号的动作。五号的动作很陌生,但他更像一个真正的人,在以一个人类习惯的方式烹饪。

 

“你知道料理机会坏?”他走到刘时雨身边。刘时雨好像被他突然地发声吓到了,肩膀抖了一下方才继续简单的翻炒动作。但他依旧点了点头。

 

肉块翻动跳起,嗅觉捉捕到红辣椒变熟席卷过的香气。对于一个湖南人的味觉来说,这实在是有些讨好——但这不是重点,韩金试图忽略这种香气。

 

“我昨天在你不在家的时候大概检查了家用电器,发现料理机有几个零件不能用了。但是我没有这个型号的零件。考虑到我也有做饭的功能,我认为趁下次我回厂检修的时候去购买新的零件效率应该会更高。”

 

装盘,出炉。没有一滴多余的汁液溅到白色瓷盘的外沿部分,刘时雨动作熟练地将盘子端到那张长条桌靠向韩金的那头,也没有为他拉开凳子——他也不喜欢那样,这样的动作实在太莫名也太卑微了些,并不是韩金偏爱的那种方式。

 

而刘时雨给韩金的回答也像他的所有动作,一如既往地无懈可击。韩金没有追问,只是在刘时雨的注视下坐下,端起碗将肉送进嘴里。咀嚼的过程中他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也许五号是故意的。他在减短他与自己之间的距离,也点点滴滴地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

 

但他的生活变得更好了,韩金也不能否认。他并不反感刘时雨的存在,并愈发减少五号这个词的使用,甚至允许机器人自作主张,脱离他百分百的控制范围。

 

水煮牛肉的味道很好。

 

“还不错。”韩金简短地点评,而刘时雨笑了。

 

5.


尔后刘时雨愈发频繁地出现在他的生活里。这些巧合以一些韩金个人没有理由拒绝的方式交错发生,他只能默然接受。事情的进展从那一餐饭之后开始突飞猛进,韩金发现的时候业已为时过晚。

 

刘时雨提供的帮助过于精准,即使他在公司的格子间里突然发现自己忘记把完成的工作报告带来,下一秒钟刘时雨就会托人从楼下送来这件他昨夜为之奋战到深夜的东西。而昨天深夜,当他面对电脑抬起头的时候,手边足够近却不至于因为意外而打翻杯子的距离里出现了一杯加了足够多糖的牛奶。

 

韩金猜测这过分甜蜜的口味是刘时雨出厂时带上的自然设定,来自于某个恶趣味的设计师,比如说陈裕添。但是这样的一杯甜品,无论如何也不会激怒一个长期奋战在电脑面前的程序员。

 

——但他本人从不出现在韩金的工作生活里。一个恪尽职守的机器人,居然也学会保持距离,不至于让韩金心神不宁。

 

在某个时候韩金发现,他正在接受刘时雨做的菜,接受刘时雨的陪伴。如果这是一场他和刘时雨的竞争,胜负是他对刘时雨的信任与好感,那明显小五正在逐渐占据上风。

 

那天晚上韩金终于开始动手完成陈裕添给他的实验表格。他坐在刘时雨为写作而精准掌握的灯光下敲击键盘,安静的房间里只听得到人类与机器人彼此平静的呼吸声。他在陈裕添给他的冗长表格里勾选,最后一个个字敲下如实感受。

 

“拟人机计划自出现以来完成度最高的作品。有投资的价值和保护必要。”

 

 

6.


但刘时雨的致命一击并不来自于此。

 

韩金一直沉溺于他和刘时雨沉默而又复杂的人机关系,不得不说也给他提供了软件上的新方向。所以当刘时雨打开门的时候,他也并没意识到小五怀里正抱着一只瘦小的猫仔。

 

直到它小小地叫了嗷呜,韩金自顾自往屋内走的脚步才停了下来。他惊讶地看着刘时雨。刘时雨回看他,最后却低头注意那只小猫。

 

“你喜欢猫。我见你抱过陈博家的那只猫。”

 

它很可爱。黑色的皮毛,眼睛也迷人,如同宝石一样的瞳孔。韩金必须得承认这个,即使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刘时雨有了这个背着他做出决定的胆子。但他还没开口问,刘时雨便仿佛心电感应般回复了他的疑惑。

 

“它没留下什么痕迹,而且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今晚就把它送到对面那户情侣家里。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

 

韩金没再反驳。他的确喜欢猫,只是太忙。自从刘时雨来到,其他事便接踵而至,他没有时间,刘时雨却又帮他做到了。一时之间他不知道如何评论,却又不能对一个机器人说谢谢。

 

韩金伸出手,刘时雨自然地把猫交给他。怀里终于有了踏实的温度和重量,一个体贴的拥抱。小猫在他怀里轻轻叫了一声,也就那样乖乖待在那里。

 

韩金抬起头。刘时雨缄默不语,只是看着他,眼神复杂说不出是好是坏。而韩金心里已经被这只猫的柔软填满了——这意味着刘时雨又赢了。而他还不知道自己要沉溺到哪里去,不知不觉间被刘时雨拉着走。

 

而他最后也只能说:“下次别这样了。”

 

但他的语气太柔软,听起来没什么说服力。而刘时雨看上去也不是那么乖了,他的眉梢有了些得意的性子。

 

7.


明天刘时雨终于要回到公司,接受第一次检查。韩金和陈裕添通了简短的电话,无非是嘘寒问暖,再催促韩金给些回复。那份催了无数次的感想报告就这样躺在韩金的桌面上,但韩金并没有点出发送。但到现在是不能再拖了。

 

韩金打开邮箱前最后还是点开那份文档,在评估的最后再加上几个字。

 

“无限接近于人。未曾见到过类似的技术。”

 

点击发送。韩金流畅地做完这一切,最后关掉电脑屏幕。黑夜里一个人坐着又开始感觉奇怪,他起身走到楼下,终于再度听到人声。刘时雨正在客厅里看一部几十年前的机器人科幻爱情电影。韩金站在那儿默默观察,望着人脑后的一撮头发,最后竟不知道自己对他抱着怎样的情绪。

 

或许是因为明天的前途未卜,刘时雨也有些紧张的反应,抱着枕头慢慢扭过头来盯着韩金看。

 

“这电影,你看过吧。后面怎么样?”机器人冷不丁发问。

 

韩金点了点头,走过来坐在刘时雨身边。他话音未落,就刚好看到机器人与人类接吻的镜头。对于人类的美好幻想,刘时雨有些窘迫,韩金倒接受良好。

 

屏幕上的情节进展缓慢,而耳边刚好响起悦耳的华尔兹舞曲。他记得后续的剧情,他少数记得的欢快电影,在机器人北京上套上英雄救美的故事,骗了不少票房。韩金记得一开始看的时候,他还在心里鞭挞过剧情的不合理性,现在却又觉得能够接受。

 

他一时无话,却又想给刘时雨一个答案,以化解不安,也挣回一些作为人的面子。

 

“还不错。”他向着屏幕上的画面扬扬下巴。

 

这下轮到刘时雨说不出话来了。

 

8.


等待刘时雨出厂的时候,韩金心里暗自计算他们一起度过的时间。以天计算是正好一个月,以小时计算,是三十天,乘以待在家的十五个小时。就是四百五十个小时。人的寿命是两万天左右,依靠现代科技可以到达稳定的两万五千天。两万五千乘以十五…

 

他的思考被陈裕添的声音打断了。设计师拿着平板在他身边坐下,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点击。韩金不好事,默默注视他动作,却是眼尖,抓住上面写着的一行小字。

 

五号机器人原型机的使用时间是三个月。

 

“怎么比其他机型短这么多。”

 

“智能机,就是芯片替换还不能做到长期使用。要是降低性能,就达不到初衷。小五怎么样,你喜欢不喜欢?”

 

“你指哪个喜欢?”话说出口韩金才觉得不对,还好陈裕添一直觉得他做事怪,也没多想。

 

“就是性格上啊,身材上啊,长相外貌,还有什么声音。”

 

“都挺好的,你少说点。”韩金双手交叉一副不愿意再谈的样子,陈裕添也就懒得自讨没趣,丢下话说要进去把最后一道检查工序给做完。

 

韩金坐在那儿,目光从半开的门缝里窥探,却又看不到什么,只能作罢。他今天放假,原本所有的采购计划都应该在这个时候完成。可刘时雨的到来让他的计划毫无意义,他甚至不再需要一台全新的料理机。

 

但他需要和刘时雨一起去买一袋猫粮。医生说粮要混吃对猫才算健康。


动作得快点,他们剩下的时间并没有韩金想象的那么多。

 

9.


检查完成得很快。他们并肩走出公司的大门时转阴的天色还没来得及下雨。但韩金不觉得让刘时雨暴露在潮湿的环境下有什么好处——不得不说他有点过虑了。

 

刘时雨和他一前一后走着,低着头混杂在人群里依旧低调。韩金认为他们就会这样走完全程直到搭上回家的轻轨,然后随便找个时间解决猫粮的问题,直到刘时雨突然停下脚步,把他揽在身后。

 

韩金抬头。周围好像有几双眼睛突然消失。刘时雨已经不用多讲他便察觉两个人被盯上的事实,内心警惕起来。

 

陈裕添的公司里有内鬼出卖了关于刘时雨的消息——如果能抓到这样一台原型机进行研究,那自然是省去不少功夫。只要坚持抵赖,将这样见不得人的行为嫁祸给替罪羊,便摆脱官司和版权的困扰,轻而易举地追上研究进度,在短时间内大批次地生产出刘时雨这样的机器人——韩金在他的报告里写过,刘时雨价值连城。

 

他的手偷偷伸到裤子里按下手机的通话键。他们离公司并不远,但愿陈裕添能明白他们的意思。韩金并不慌忙,连埋怨刘时雨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机器人锁紧了眉关。

 

有人在靠近。韩金向后退了几步,目光扫过便得出几个大概的定位。他暗自期待这些人没带上麻醉道具,不然便真是叫天天不应。

 

第一波攻击是先对准韩金来的。他堪堪躲过几计拳头,便看见人从怀里掏出明晃晃的刀来。他还没来得及思索究竟往哪边闪躲,那人的刀刃便靠上来。

 

他随后便听到刀扎入血肉的声音,却不是他,是刘时雨。机器人帮他吃了一记,身形虚晃了两下,血顺着腹部的刀口向下流。

 

韩金愣了。他伸手去帮他按住伤口,一边拉着刘时雨跌跌撞撞地向一边的巷子里跑。至于是死路是活路他也没多想,只是刘时雨的伤口有些瘆人,让他忘记五号是个机器人的事实,只是一昧地不想待在这里。

 

他带着刘时雨甩开那些人,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大脑有些过速运转,慌不择路。最后跑到街巷的尽头,他才堪堪停住,两个人一并瘫坐在墙边,不放的只有韩金按住伤口的掌心。

 

韩金这才意识到他可能是疯了。刘时雨是个机器人,但他必须承认他上一瞬间的慌张与不安,还有近乎于自杀的不理智。面对刘时雨的时候他总能放下理性,这一分秒也不例外。

 

他要承认,他喜欢上了一个日夜跟随他的机器人。

 

周边人注意到这一场打斗,终于报警。天空中巡警的飞行器对疑犯的脸进行定位,他们便不敢深追,顺着来时路跑了。陈裕添还算灵性,领着人慌里慌张地来了,把韩金拉到一边。

 

来的人太多,韩金只能站在那儿看。间隙里他终于抓住刘时雨的目光,最终终于得到一瞬的安抚。

 

我没事。

 

肾上腺素指标逐渐下降,韩金脱力,靠着墙边休憩,用纸巾擦干净掌心的血渍,才最终发觉自己没有丝毫颤抖。

 

 

10.


陈裕添陪着刘时雨一道上了救护车的车厢门。韩金被关在视线外,刘时雨的肩膀才终于放松下来。他靠着冰凉的车壁,因为失血的晕眩而不断深呼吸试图保持清醒。

 

陈裕添的情绪从刚才起便很低沉,如今借着给刘时雨检查身体机能的理由,终于找到一个爆发的时机。他打开装有器械的箱子最后却在里面拿出一瓶止疼药,用针管注射进刘时雨的身体里。

 

“刘时雨,你总得记得,你才是个真人吧。”

 

“他不是人类,你才是。”

 

11.


如果没有这一场变动,也许刘时雨自己都要忘记他是真实的人类。他无法解释自己帮韩金吃上一记的理由,也许是为了保护公司财产,也许是为了机密不外泄,也许是为了保住这一份工作,但以上所有,他都无法完全接受。

 

这不是他第一次给韩金做检测了。在这之前,还有四次。对于韩金的熟悉是在这四次里逐渐形成的,而他本人也是如此陷落的。

 

公司想要的从来都不只是一个能够陪伴人的家用机器人。他们想创造的是真正的智能生命,并非由算法和程序掌控,而是真正具有独立意识的智能生命。因此韩金出现了。程序员们不能创造出他的情感,只能以最精细的模块去设定韩金在不同情况下的反应,以此连锁而期望他自由成长出情绪与观念。

 

刘时雨在韩金的世界里本来就只是一个角色。靠近他,成为开启韩金的那个人,记录下他的反应和数据,提供陪伴,如果能成为感情的突破口,他可能还会得到奖金——就是这么现实。

 

在前四次他的尝试都告败。但没有人能够取代他,他总是离韩金最近的那个人。在这四次里他大大小小做过不少尝试,愚蠢的或聪明的,但都无法突破那最后一层薄膜。他一次又一次亲眼看着韩金被推进工作室清空记忆,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心被拉扯得不成样子。

 

他先机器人一步有了不会得到回复的爱情。

 

于是这一次他终于放弃无谓的斗争以及虚无缥缈的奖金,只是想和一个有记忆的韩金多呆一会儿。事情当然都是算计好的——韩金对他的推理也不算有误,他知道韩金在设定上的偏好和喜爱,也可以故意在料理机上做手脚以换来更亲密的接触。


电影屏幕前韩金的那句话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心思不再是徒劳。可是他又要没有机会了。说不定公司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他想这次他又要失去一个会在雨天待在家里逗猫玩的韩金了。他是真的喜欢它,可是也没办法。那只猫以后也许只能由刘时雨自己养了。他有些难受。

 

刘时雨抬起无力的手臂,抬手翻开窗帘想再看一眼那人。窗外突然枪响,人群一片哗然四散,而救护车的门被突然拉开。

 

韩金站在那里。他低着头,背光看不清神色,而他左手臂上却开了个洞,血液流干了,却没露出森然白骨,只有只有一截又一截灰暗的金属,潜伏在血管的下方。

 

那是他全身骨骼的支架。

 

12.


他本来永远都不会发现这个秘密。韩金站在他俩面前,抬手再度凝视手臂上那处血肉模糊的伤口。总能听闻自己脾性不像人类的风言风语,总能无视不在意。但自己身体的机能极度冷静,在那个时刻也无法归结为人类该有的自然反应,于是便依仗现代医学起死回生的本事,大胆尝试。

 

一枪轰下,子弹反射,断掉的却不是他的手臂。

 

如今便真相大白。身份调转。

 

脑海里真相伴随记忆碎片拼凑,他终于总算得到结局。韩金垂下手,立在那里,没有说话。他还需要时间去适应这个事实,重塑过去的真相。在断定自己并非人类的那一刻起他的运算速度好像也快上许多,最后终于变成一台详尽的分析机器。

 

如今再留在这里不过是被人瓮中捉鳖。要走的话,有一百种方法。离开这座城市追踪就会变得困难,从此以后海阔天空。刘时雨看着他的目光迷茫又掺杂不安,这让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不悦的念头。

 

最后确定一件事。

 

韩金向刘时雨伸出完好无损的那只手臂,指尖向上勾起,皮肤表面混杂着他和刘时雨的血。

 

“走吧。”

 

“先回家,把猫带走。”

 

13.


从此之后刘时雨和韩金从公司的可控范围里消失了。大队人马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只有一个被扎了麻醉剂的陈裕添。定位没有反应,公司调度监控追查,发现韩金沿途破坏了几个摄像头便永远失去了踪迹。

 

陈裕添醒来之后便几乎是从手术台上跳了起来。他夸张地描述刘时雨是如何挟持他并最后带走韩金的。他坐在公司高层面前批判公司任人不清,怎么能选用一个商业间谍作为他们韩金的测试员,最后却又再度给公司挽回尊严——他认为韩金尚且没能拥有人类的智能,并且离开的时候大脑的机能已经有了损毁,这导致他不能再被追踪。

 

公司已经是丢尽了颜面,怎么好意思大张旗鼓地去追逐一台计算机器,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意图。他们草草搜索了韩金和刘时雨共同居住过的房间,除了冰冷的空气之外也一无所获。

 

事情就这样被强行压了下去,五号和韩金便永远成为了压箱底的秘密。

 

14.


陈裕添总还是在这件事情里受了牵连。虽然工资照拿,日子滋润,但是职位却是暗降,到了一个没什么活的闲职上。长假短假不少,八个小时工作从不加班。

 

他倒乐得清闲,每周屡屡往外跑。一开始还有人监视,久了就根本没人在意。

 

他便可以正大光明地去找城外战后废墟里的刘时雨和韩金。

 

这样阴暗三不管的地带,对于他们俩来说反而是最好的容身处。陈裕添绕过高大的炮弹残片,走到飞船残骸与阳光交错投射出的明亮地带。

 

韩金正坐在太阳下。黑猫趴在他身上伸懒腰,机器小心地缠绕上他的胳膊,给他做最后的皮肤修复。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完全恢复人类的样子。刘时雨从黑暗里走出来,看着陈裕添也不惊讶。他们的表现一如既往,让陈裕添想说的一百句话都卡在喉咙里。

 

最后他只好问:“你们想去哪儿?总不能永远待在这里吧。”

 

刘时雨搬了张凳子,陈裕添刚想从地上爬起来便看见刘时雨自顾自地在韩金身边坐下了。于是他只好尴尬地站在原地,看着黑猫从韩金怀里一跃而起,跳到刘时雨怀里。男人把猫举得高了些,亲密地碰碰鼻子。

 

韩金在看刘时雨,而陈裕添不确定他刚才是否见证了机器人的微笑。

 

而也许从今天夜晚起,他们就又要开始逃亡了。陈裕添仔细观察他最熟悉的两个人,却没法发现任何不和谐的地方。如同紧密咬合的齿轮,在某个时刻开始运行轮转,从此不会再停息。

 

他想,也只有刘时雨会喜欢韩金这个型号的伴侣机器人吧。


的确搭配得很合理。

 

15.


他们很快上了路。


陈裕添给他们提供的车性能很好,足够翻山越岭。刘时雨靠在副驾驶那侧的车窗玻璃上,天气明朗,星河在头顶璀璨。

 

韩金一如既往地缄默不语,刘时雨注视着他的侧脸,最后只低声问了一句要去哪儿。

 

“我不知道。”韩金的回答让他有些惊讶,他绷直了后背,坐正了身体刚想继续说,韩金却打断了他的话。

 

“先一起走吧,先一起走。”韩金抬眼,在后视镜里刚好对上刘时雨的目光。人类又放松下来。

 

“好啊。”他说。

 

16.


你把我TurnOn的那一天
我睁开眼 见了你第一面
认主程序自动run一遍
我属于你,

 

没有期限。

 

END。




 

终于搞完了,先在这里谢谢一下软白给我的授权。其实我老早想好了怎么写,还很狗血,但是最后改成了这种平淡的写法。因为这是马五给我的一贯感觉,所以我也就不瞎搞了。

其实最后也很难说到底谁是那个开启认主程序的机器人,或许是彼此相爱吧。

而且我这次居然没带康夕出厂,一个字都没提,我觉得很感动。【出去】

最后再俗气地求一个小蓝手小红心和评论。和我玩呀!

 


评论(22)
热度(130)

© 辣辣只打字 | Powered by LOFTER